首页 »

滕俊杰揭秘:《我们的上海》是新艺术与科技“汇合”之作

2019/11/8 23:24:08

滕俊杰揭秘:《我们的上海》是新艺术与科技“汇合”之作

《我们的上海》由上海广播电视台与上海市旅游局联合出品,SMG幻维数码承制。这是幻维数码在最新版上海形象片《上海,创新之城》后的又一力作,也是上海广播电视台党委书记、国家一级导演滕俊杰执导的又一部创新作品。MV中,从上海中心、外滩,到枫泾倒置屋、黄浦江畔、崇明东滩……,上海首次以3D360度的VR·MV形式呈现在世界眼前。

 

用新技术展示“无死角”的上海

 

带上特制的VR眼镜,观赏由上海"力量之声"带来的《我们的上海》,仿佛“置身”于画面之中,而不到4分钟的VR片,要“全部看完”远不止这点时间。滕俊杰告诉记者:“VR技术的出现带来了视觉空间的巨大拓展,前后左右是360度的话,再加上下两个维度,就是720度,在这样全方位的空间中,每分每秒都有值得欣赏的上海美妙之处,这在以前是难以想象的。”

观看《我们的上海》

在滕俊杰看来,2016年是VR元年,这种浸润式、交互式、全方位的观赏技术的出现,也给了文化创新、创意的一个可能,因此,早已引起了他的敏感和关注。“创新是我们不竭的动力,如何把上海的魅力“不留死角”地、十分可信地带给远方那些没来过上海或者没看够上海的人,VR是目前最好的展示方式之一。”

 

对于曾经执导过包括上海世博会开、闭幕式等不乏创意与创新作品的滕俊杰而言,《我们的上海》并不仅仅只是一部简单的MV作品,它更代表了上海在文化创新领域上始终秉持的引领作用。滕俊杰援引法国19世纪著名文学家福楼拜的话:越往前走,艺术越要科学化,科学也要艺术化。两者常常在山麓分手,又将在山顶汇合。”《我们的上海》,显然正是一次新的艺术与科技的“汇合”之作。

 

“忍俊不禁”的初次尝试

 

尽管呈现出的效果异常振奋人心,但VR拍摄的过程是一个不断创新和探索的过程。《我们的上海》也是从事导演工作数十年、拍过多部传统MV的滕俊杰首次VR拍摄尝试。第一次,意味着困难和挑战,滕俊杰和制作人徐泽星及摄制主创们要面对的第一关,是VR技术带来的全新叙事语言。

拍摄现场

滕俊杰解释:“传统2D画面,对观众来说是单向感受,镜头给什么,观众看什么。对于导演来说,习惯的拍摄模式是用镜头找演员,虽然有全景、近景的区分,但只要抓住镜头面对的部分即可,导演往往在镜头后指挥。但VR拍摄就完全倒过来,观众代替演员成为视觉中心点,可以自由选择看哪个角度。VR拍摄时要求演员严格按照导演的要求走线路、找镜头,对演员的连贯性表演提出更高要求,而镜头对四周环境的要求也全方位提升。”

 

有趣的是,对导演和摄制团队来说,《我们的上海》在拍摄时经常有忍俊不禁的“尴尬”发生。“以前喊开拍,只要让镜头前的闲杂人等都跑开不影响镜头即可,如今一声开拍,是包括自己在内的摄制团队都得一起跑开躲起来,给视觉中心点的观众留下一个真实的、值得欣赏的场景。尽管局部可以通过技术方面修正,但全方位的视觉艺术化是导演必须首先考虑的。”

 

让上海走在创新、创意的前面

 

MV中,上海籍演员胡歌带着大家“畅游”上海无数个景点外,胡歌也在片子中带着VR眼镜出镜,并“畅想”他的VR视角。而看似“科幻”的视角其实已经落地变成事实。

滕俊杰和胡歌

滕俊杰透露,东方明珠电视塔98米层高的圆球里,原来的普通轨道车很快将正式升级为“VR”版轨道车并对外营业,参观者戴上特质的眼镜,稍一晃动,就能“飞”出东方明珠,“飞”到陆家嘴的空中俯瞰大地。“这也是幻维数码与东方明珠的最新合作作品。通过VR技术,虚拟现实的感受真实而强烈。测试阶段,许多工作人员惊声大叫、畅快淋漓的不在少数。”

 

下一步设想,在这个98米层高的圆球里,除了可以“飞”出东方明珠,还可以“飞”出地球、“飞”到月球。滕俊杰说:“只要你能想象,都可以做到。有了VR,你甚至面对是一个360度全方位讲故事的空间,眼下我们并沒有停下脚步,正在创意剧情的冲突感来自四面八方的新项目。”,“作为中国首部户外3D VR-MV,《我们的上海》仅仅只是开始。最重要的是,这也是上海寻求和表达的一种精神——她要走在理念、艺术和科技创新、创意的前面,以体现城市的生命力和感召力。”

 

DIY的“囧脸”,一点也不“囧”

 

《我们的上海》使用JauntOne、NokiaOZO、Scarface等业内领先的拍摄设备,其中NokiaOZO是目前国内没有的VR拍摄设备。承制《我们的上海》的幻维数码,有着国内VR拍摄领域最强的技术团队。“我们一直和世界影视制作潮流保持同步。2016年才是VR元年,但我们在2015年就开始研究制作VR拍摄的设备。”幻维数码总经理徐泽星坦言:“当时的市场上还没有设备销售,我们自己DIY了一个。”因为长得方头方脑,外加每个面上有两个“眼睛”(摄像头),这个自己研发的VR拍摄机器在幻维数码有一个特别的名字——“囧脸”。

幻维数码DIY的“囧脸”

相比于后来从美国引进的球形VR拍摄设备有24个摄像头,“囧脸”的摄像头只有14个。尽管徐泽星有点不好意思地说“它看上去有点low”,但也丝毫没有掩饰对“囧脸”的自豪感:“但它可以拍特写的近景,恰恰是那些洋机器做不到的。”在很大程度上,如果你能在《我们的上海》中看清楚胡歌的脸部特写,这多亏了幻维研发的“囧脸”。

 

幻维数码创意设计群总监胡瑞闻,也是《我们的上海》项目监制。他说:“国内的科技厂商,包括阿里、百度等都有相应的VR布局,各大手机厂商也会布局VR,VR是大势所趋,未来的教育、医疗领域都会涉及。目前的VR拍摄就像100年前电影拍摄‘火车进站’的阶段,同比于国内其它团队还在拍摄‘火车进站’。我们已经在探索VR的拍摄语言,比如移动逐格的拍摄方式。”

 

《我们的上海》拍摄过程中,幻维数码首创采用了移动逐格的VR拍摄方法。移动过程中,需要始终保持相机在同一水平线上,且每一个镜头都要保持水平位置一致,拍摄难度极大,短短十几秒的镜头,需要耗费数个小时完成。幻维数码VR项目经理、《我们的上海》的视效制片朱超坦言:“MV的同一个画面中,会出现五个不同的场景,每个观众看到的都可能不同,这需要做大量特效‘缝合’,让画面无缝连接,制作难度和工作量多是成倍甚至指数级增加。”

 

本文图片由片方提供  图片编辑:曹立媛  编辑邮箱:1346742052@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