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访:见杨洁篪丢官的日本前外相

2019/10/21 17:53:45

专访:见杨洁篪丢官的日本前外相

 

意外丢官的女外长

 

2013年4月24日,正在北京访问的日本自民党议员、参议院环境委员长川口顺子意外收到邀请,次日,中国国务委员杨洁篪将和她见面。曾经在小泉内阁担任过外务大臣的川口内心明白,这是正处冰封期的中日关系中,一次了解中国外交中枢对日政策的难得机会。

 

去还不是不去?如果答应了的话,势必影响原定4月25日需要她在东京主持召开的环境委员会会议。权衡左右,川口最终还是选择去见杨洁篪,人过七十的川口或许已早有预感:政治是残酷的,她可能成为日本历史上首位被罢免的参众两院常任委员长。

 

果不其然,2013年5月9日上午,日本参议院以在野党多数赞成票,表决通过了针对川口顺子的罢免决议案。根据《国会法》相关规定,川口被“已放弃职责”为由当即免职。

 

时隔近一年,笔者在香港丽兹卡尔顿酒店见到她时,远离政治漩涡的川口递来印有明治大学国际关系教授的名片。一袭彩色套装的川口并非想象中的黯然落寞,被罢免后首次和记者会面的她谈中日关系、谈首相安倍晋三,反倒有几分从容,一副看透当下、能言未来的淡定。

 

川口戏剧般的丢官,正如2002年她戏剧性地接替田中真纪子,在当时的小泉内阁中成为日本历史上第二位女外相。当时人称小泉“政治人妻”的田中真纪子,由于“说谎门”事件被小泉忍痛割爱,川口由此被推上中日外交的前台。

 

见杨洁篪更重要

 

“去年你在中国由于见了杨洁篪而丢了委员长的职位,你现在感到后悔么?”笔者问道。

 

刚刚还就环境问题侃侃而谈的川口没有任何防备,“哈哈哈”三声干涩的大笑后,“不、不、不”,她又降低语速,似乎在考虑如何回答这个事前没有沟通的问题。

 

川口用更慢的语速说,“我当时的想法是,我失去的只是五分钟主持会议的时间,我希望代理委员长可以替我主持会议,但在野党(主要指民主党)有不同的声音。”

 

“你的意思是见杨洁篪比回日本东京主持会议更重要?”笔者继续发问。

 

川口一下子从刚才的慌乱中回过神儿来,她理清了思路,“我看中的是可以借机表达日本的观点。中日关系遇到困难的时候,每一步,每一个脚印集合起来就变得很强大。无论是什么情况,中日不仅是邻居,还是国际上重要的两个国家,谁也离不开谁。”

 

历史问题成为中日问题的焦点,笔者谈到,“很多中国人觉得,现在日本国内的年轻人根本不了解真实的历史”。

 

曾作为日本首位女性驻美公使的川口,这次没有用外交辞令,“我自己亲历过战争,轰炸来的时候,我和姐姐躲在山里的防空洞中。”说完了自己,她开始为日本的年轻人辩护,“现在战争过去快70年了,但大多数日本年轻人还在学习历史,他们知道日本在中国和韩国做的事情。”

 

显然,对于历史的细节川口不愿意多谈,她也没有说明白日本年轻人学习的是哪种版本的历史。川口不回避日美的同盟关系,但她话锋一转,“对于历史,大众媒体需要负起责任”。早年,担任官职的川口在接受记者访问时,对中国影视剧中的日本侵华者形象颇有微词。

 

中日关系:只缘身在此山中

 

在中日关系冰冻时期,川口成为为数不多能够秘密会见中国高官的日本政治家。她的行程表显示,从北京返回东京后,川口在首相官邸向安倍晋三报告了她与杨洁篪的会谈情况。笔者问道,“安倍近乎疯狂的举动到底是不是表演迎合右翼看的?”

 

川口说,“我不想披露更多细节,但我觉得他心里面不是想反对中国,他在表演(笑),在他第一任首相任期时,他说中日两国要友好,他没有改变,没有改变。”

 

是的,笔者没有听错,川口用真挚的语气连着两次说“安倍没有改变”。这多少让听者隐约觉得,这位此前几乎被外界一口认定会充当安倍内阁外相的女政客,有自己独到观察和判断。安倍最终没有启用川口,或许是希望她能够充当中日关系中的另一种角色。

 

川口更愿意将中日现在遇到的波澜,放在更长的历史维度中思考。她说,过去两千年中日关系密切,佛教文化东渡日本、中国文字的应用凡此种种。“我们从中国文化学习到很多,我们不会改变,我们的关系很重要,这就是安倍的想法。”

 

如果说中日关系的藩篱,是被两国互不相让的民族主义情绪越树越高的话,川口在临别之际的嘱咐就显得意味深长,“分析中日问题一定不要先入为主,要用自己的主观判断。”说出这话的川口,一副旁观者清的模样,似乎正应了中国的老话,“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