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切尔诺贝利留下了什么?

2019/9/18 10:30:52

切尔诺贝利留下了什么?

那些被辐射的妇女如今有了孩子


    
 
这起发生在1986年4月26日的事故促成了苏联的解体,改变了世界对于核能的认识,也对事故区域难以计数的民众产生了严重的影响。


 
在英国儿科专家瑞秋·弗利看来,一个“极度悲伤”的事实是,那些从出生开始就暴露在高水平辐射中的妇女们现在有了孩子。在那些最严重的病例中,孩子们一出生往往就伴有四肢缺失,在其中一个病例中,一个婴儿有两个头。


 
在离开切尔诺贝利核电站82英里(约132公里)的白俄罗斯戈梅利地区,弗利正在帮助800名孩子。当她还在医学院就读的时候,就设立了一个名为“通往白俄罗斯的桥”(Bridges to Belarus)的慈善机构,给那些受困家庭提供衣物、教材和住宿,在严冬的时候提供食物,还提供英语培训和医疗保健服务。这个机构还提供癌症疼痛缓解、姑息治疗和早期的血液测试,这种测试对于这样一个癌症患儿数量居高不下、又缺乏类似保健服务的地区来说,是足以挽救生命的。


 
在英国担任儿科医生的十多年间,弗利医生只遇到过两例甲状腺肿瘤。在她的慈善机构帮助的800名孩子中,却有大约一半的孩子罹患甲状腺肿瘤。“我们有大量的癌症和肿瘤病例,类型是我们在世界上其他地方上未遇到过的。”弗利医生与同事在英国进行出生畸形和遗传异常方面的研究,这些疾病通常会导致心脏疾病和学习障碍。与其他人群的死亡率相比,接受“通往白俄罗斯的桥”帮助的孩子存活时间更长一些,然而仍有许多年幼的孩子死亡。


 

与家人分离比辐射更痛苦


    

与切尔诺贝利毗邻的废弃城市提醒着人们这样一个事实:在发生事故之后的几天里,整个城市的人都匆忙离开家园,再也没有回来。在事故发生之前,这个区域曾居住着6万人。

 

目前仍有180人生活在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周围30公里的隔离区域内,他们中主要是一些老人。62岁的瓦伦蒂娜依然还记得事故发生后,当地社区的“低语”和“恐惧”。


 
苏联当局在几天后才告知民众切尔诺贝利发生了一些事情,而直到很长一段时间后,人们才知晓事件的真相。


 
瓦伦蒂娜在事故发生后曾短暂地离开,但不久后又回到了切尔诺贝利核电站附近的家中,但她的女儿、姐姐和父母被安置到了乌克兰的其他地区。“与家人分离是很痛苦的”,她说,“但我并不担心我的健康。”“我们并不担心辐射……对我们重要的是,我们会在哪里死亡。”


 
 
这不是意外,而是灾难


    

安德烈·格鲁科夫曾在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工作,认识在四号反应堆控制室里工作的那些人,他们的名字如今已经成了永久纪念的一部分。在事故发生之后,共有31人死亡,其中有一个人的尸体仍留在控制室内。


    
在事故发生的几小时前,安德烈正在普利皮亚特的家中。他听到了巨响,当地还出现了短暂的停电。不过,即便像安德烈这样的工作人员都没有被告知发生了什么事。


 
两天之后,他看到了反应堆“发光的”核心。“在那一刻,我意识到了这不是一场意外,这是一场灾难。”即使是2011年发生了福岛核事故,切尔诺贝利事故仍然被称为世界上最严重的民用核能灾难。 

 

安德烈目前参与了一项修建保护壳样式建筑的国际项目,这个项目今年晚些时候将转移到四号反应堆。这项工程将使用机器人来拆解反应堆和高放射性核心。即使到现在,97%的放射性物质仍然在反应堆内。这项工程将耗费30年才能完成。


    

在核安全上没有自满的余地


    

然而仅仅是那些3%的放射性物质泄漏,在引发了反应堆内部爆炸和火灾之后,不仅对无以计数的民众产生了毁灭性的健康损害,也改变了世界对核能的认识。

 

欧洲复兴开发银行是这个项目的最大捐赠者,对该行的首席核安全官文斯·诺瓦克来说,切尔诺贝利事故对公共舆论和公众对核能的接受度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尽管切尔诺贝利事故对核工业产生了巨大的负面影响,但诺瓦克认为,事故“开阔了西方政治家的眼界”,“为促进核安全铺平了道路”,特别是在那些前苏联地区。

 

切尔诺贝利核电站最后一个活跃的反应堆于2000年被关闭。从那时起,东欧地区有至少8个前苏联时代设计的核反应堆被关闭。

 

我们大家都想问的一个问题是:世界上还会再发生另一起像切尔诺贝利那样的事故吗?在福岛核事故之前,诺瓦克“绝对相信”不可能再发生类似切尔诺贝利那样规模的事故。但是他现在变得谨慎了。

 

他认为,由于技术和观念的改变使得事故的风险“显著下降”,但他也承认,在核安全问题上,没有自满的余地。
    
    
(栏目主编:杨立群, 题图来源:新华社  编辑邮箱:ylq@jfdaily.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