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济】上海家化真的要被玩坏了吗?

2019/9/18 8:55:40

【经济】上海家化真的要被玩坏了吗?

若干年后,上海家化引入平安后与葛文耀等人这场轰轰烈烈的纠纷,定然是要作为一个浓墨重彩的典型,记载于上市公司的史册中。太多是与非,留待历史去评说。

 

不过当前最大的问题是,现在由“平安系”把控着的上海家化,一刀接一刀挥刀自残,这家头顶“民族日化”光环的行业龙头企业,这支昔日白马股,还能否好好持续下去?

 

为扫清宿敌,又一次“自残”

 

最新的一个刀口,是在23日捅开的:家化原总经理王茁劳动争议案的庭审中,原告上海家化方面为了证明王茁的失职行为,上海家化方面在法庭上提交了最新收到的证监会对上海家化的处罚决定。根据这份处罚决定,监管部门拟对葛文耀处以15 万元罚款,对宣平、曲建宁、丁逸菁、吴英华等4人处以10 万元罚款,冯珺等13人处以3万元罚款,而上海家化企业本身也被予以警告并处以30 万元罚款。

 

按照王茁方面的观点,上述处罚并不是最终结果,不能以此为证据。葛文耀则在微博中公开抗议,指出家化这样做才是严重违反上市公司信息披露规则。23日午后上海家化紧急停牌。停牌前当天股价大涨7%。

 

一家上市公司,急着自己披露刚刚接到的证监局“罚单”。这种近乎自残的行为,放在“平安系“实际控制的家化与葛文耀王茁等前高管之间的纠纷背景下看,就显得不难理解了。基本上,目前的家化公司的行为逻辑可以这样总结:为了干掉那些人,不惜暂时挥刀自伤企业。

 

这样的行为逻辑,在冷酷的资本运作游戏中或许也并不是个错误,但至少可以说,这一招一般不会是亲手把企业当孩子拉扯大的家长式管理层能够做出来的。

 

葛文耀这样形容家化的自残:自己去要求定关联交易,并夸大数字;自己重金让会计事务所定自己公司“内控不合格”。

 

昔日“家长”是否埋了雷?

 

当然,家长式的管理层,比如说从前的葛文耀,传统的家长式管理方式,也确实比较容易被抓辫子。这给精于此道的对立面带来了很大的攻击机会。

 

这次被监管部门因“关联交易“开罚单的事,在葛文耀看来是对方利用掌握家化大权罗织罪名,不过当年的安排,确实为如今把家化送上风尖浪口埋了雷。

 

根据家化24日的公告,据监管部门调查,2008年,上海家化时任董事长葛文耀安排上海家化退休职工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退管会”)等单位和个人投资吴江市黎里沪江日用化学品厂(以下简称“沪江日化”),同时成立沪江日化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沪江日化管委会”)实际管理沪江日化。在2009年2月至2012年12月期间,上海家化时任副总经理宣平同时兼任沪江日化管委会成员,上海家化与沪江日化在上述期间构成关联关系。

 

经查,2009年3月至12月,上海家化与沪江日化之间发生的采购、销售及资金拆借等关联交易金额合计达2.81亿元,占上海家化当年净资产的25.64%;2010年,合计达4.27亿元,占比32.38%;2011年,合计达5.4亿元,占比36.12%;2012年,合计达5.54亿元,占比31.52%。这些采购、销售及资金拆借等关联交易金额已分别达到2009年至2012年年度报告的披露标准,但上海家化对于与沪江日化构成的关联方以及关联交易情况均未予以披露。

 

监管部门认为,上海家化上述行为涉嫌违反《证券法》关于信息披露的相关规定,因此决定开出罚单。

 

葛文耀痛批:家化再次违规

 

自23日起,葛文耀连发微博,依然咬定自己不是关联交易。在公开表态中,他更痛批家化这次拿《处罚通知书》作为庭审新证据才是违反信息披露规则。

 

葛文耀在微博中称:“接到证监局通知,去拿关于处理的告知书,要求保密,因为不是最后决定,可以申诉。谢(文坚)上午派人拿了就让律师在王茁官司法庭上,作为证据,攻击我和王(其实告知书中不止我们俩人),制造混乱,又一次严重违反了上市公司信披规则。我相信证监会一定严肃处理。”

 

葛文耀也在微博中强调,一年多来,有新的证据证明家化对吴江厂没控制权,吴江厂与其他OEM工厂一样自主经营,而且之间交易一切正常,不属于关联交易,“原本我想按正常程序申诉。你们这么着急公布了,我只得公开表示态度。”

 

葛文耀的痛批还有:”查了家化一年多,就是给退休工人搞了一点共享费,‘关联交易’’内控不合格‘等是他们利用掌握家化大权罗织罪名,为逼走我寻找借口,更为搞坏家化寻找借口。”

 

好企业要挺住,股价走势还看经营业绩

 

“那么好的企业,那么好的股票,如果退市,太可惜了,双方都是罪人!”

 

“持续内斗,还能专注搞好企业,做好化妆品吗? 产品质量和业绩下来,就更可惜了!”

 

家化内斗从改制以来绵延持续几年,关注这家企业的人免不了说“可惜”。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上海家化受内斗风波困扰,股价长期处于震荡盘整状态,最近甚至亮起可能退市的黄灯。因原、现两派管理层的纠纷,这个民族品牌陷于风雨飘摇之中,令不少人为之惋惜。

 

总的来说,家化企业身体底子不错,品牌基础好,财务业绩更出色,这是当前其股价依然保持稳健的重要基础。24日,沪深两市大盘继续走低,上海家化股价表现则继续强势,在前一个交易日上涨近6%的前提下,再度收高1.53%,报于34.58元。

 

不过,再好的底子也经不起不尽的折腾。从最近两周的股价表现来看,上海家化可谓坐了一趟“过山车”。先是12月15日,一则“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或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的公告,致使股价当日大跌逾4%;此后几个交易日,在不确定的风险预期中,上海家化股价继续震荡走低至22日盘中的31.52元,才止跌,短短6个交易日累计跌幅超过12%;随着处罚决定的落地,不确定性因素渐渐褪去,不少投资者反而开始看好摆脱风险后的上海家化。

 

在分析人士看来,上海家化未来的股价走势,还是要看其经营业绩。对家化保持着一份特殊情感的人,都希望僵持不下的局面尽快收场,这家好企业,要挺住。

 

也许,葛文耀有些话是对的:“这些人真笨,你把家化搞得更好,沒人为我说话;把家化搞坏了,你再罗织罪名也是小丑。“

 

平安控制的上海家化与葛文耀等原高管的纠葛(大事记)

 

2011年11月21日,家化改制落幕,平安信托入主家化。

 

2012年至2013年,上海家化与其控制人中国平安矛盾升级

 

2013年9月17日,葛文耀退休。

 

2013 11月15日,谢文坚在“平安派”的力推之下,顺利当上了上海家化的掌门人。

 

2014年5月,一封匿名信将“上海家化高管涉嫌利用沪江日化谋取利益”的问题曝光在了公众面前。

 

2014年5月12日,上海家化董事会会议罢免了王茁上海家化总经理的职务,次日向王茁发了《员工违纪处理通知书》。

 

2014年8月,“王茁案”以仲裁委支持王茁与公司恢复劳动关系的结果胜出后,上海家化当时表示:“不同意王茁与公司的劳动仲裁结果,将向虹口区人民法院提起劳动争议诉讼。”

 

2014年12月14日晚间上海家化发布了退市警示,该警示使该股次日下跌逾4%。

 

2014年12月23日上午,“王茁案”再次审理时,家化方面披露收到的上海证监局《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作为证据。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文编辑:陈抒怡 编辑邮箱 shguancha@sina.com)